当前时间:
分享我们:

主管单位:凤凰通讯社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凤凰通讯社                     

快递柜变“甩手柜”,谁之过?

2019-08-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您的包裹已放在小区快递柜,取件码XXXX,请及时领取。”这样的短信对于习惯网购的用户来说并不陌生,与此同时,快递小哥送货的电话却日益稀少,快递常常被直接放进快递柜,“不告而投”和“懒人快递”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选择权早已还给用户?

 

  国家邮政局近日发布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该办法将于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

 

  该办法规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快件出现外包装明显破损、重量与寄递详情单记载明显不符等情况,不得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办法还要求,快递箱运营企业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

 

 

  对此,菜鸟网络回应称,从今年3月开始,自主设置功能已在全国上线,“用户不同意存放柜子,快递员将无法将柜门打开”“早已将选择权还给用户”。

 

  不过,记者走访北京多个小区发现,不少智能快递柜已成为快递员的“甩手柜”,选择权并未回到用户手中。

 

  你接到派送电话了吗?

 

  北京海淀区的吴小姐小区没有快递柜,她最担心不打招呼被放驿站。“放快递柜还算好的,但快递柜有体积限制,最怕的是买了大件放在了驿站,不但要去旁边小区取,还要自己搬上楼,等于我把快递员的活给干了!”

 

  但有了快递柜也同样面临问题。北京市朝阳区的张先生告诉记者,除了顺丰快递会提前打电话询问,其他快递基本都是直接放快递柜。“我明明在家,但不通知就放柜子里,还要自己下去拿,送货上门不是应该的吗?”

 

海淀区某小区丰巢快递柜。张旭 摄

 

  “上次我朋友给我邮寄一箱樱桃,快递员直接放快递柜里,我没注意到丰巢的短信,去取的时候因为高温已经坏掉了,而且开箱子还被收了1元保管费。”有用户对超时保管费忿忿不平,“放柜子前又没有通知我,这笔钱凭什么我掏呢,我支付的钱已经包含邮费了啊?”

 

  快递小哥争分夺秒的背后

 

  在社交媒体上,关于快递员不打电话直接放快递柜的抱怨也此起彼伏。对于吐槽,快递小哥也觉得无奈。

 

  韵达快递员陈俊毅告诉记者,每个人每天的派件量大约三百票,挨个打电话询问收件人来决定快递投放地点,他认为不现实。“件量大的话,挨个打电话,从早上送到晚上都送不完,何况还有收件单要接。”

 

北京东城区,多家公司快递车在进行投递。张旭 摄

 

  陈俊毅表示,每个快递的派件费是1元钱,每个快递都打电话,电话费也是成本,挣不了多少钱。他同时表示,如果有大件或生鲜等不适合放快递柜的物品,他们会提前联系收件人,询问是否在家,约定时间再送货上门。

 

  朝阳区中通快递点的陈林(化名)在了解即将实施的新规后,他表示公司也是这样要求的,只是执行起来未必那么严格。他还表示,希望客户在填写地址时明确配送方式,对双方都方便。

 

  快递小哥争分夺秒的背后是快递企业的价格战。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邮政行业继续保持持续增长,快递业务量、业务分别增长25.7%和23.7%。在行业指标增长的同时,快递公司的单票价格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6月份快递行业整体单价水平为11.78 元,同比下降2.05%,降幅环比扩大1.3个百分点。具体到每个快递公司层面,根据各个上市公司的财报显示,6月份申通快递单票收入2.85元,同比下滑8.36%;圆通快递单票收入3.02元,同比下滑10.89%;顺丰单票收入为23.21元,同比下滑1.28%。

 

  价格战成为服务质量下降的原因之一,在快递专家赵小敏看来,“要提升用户满意度,增加投入应该是由总部来做的事,比如修改收入结构,提高送货上门的收入,对快递员进行激励,而不仅仅是看数量,这样才能给用户更多选择。”

 

  快递柜超时费谁来付?

 

  据浙江在线今年4月报道,杭州有用户出差10天被快递柜收了10元滞留费,这引发了不少用户的共鸣:很多时候快递员“不告而投”,“被迫”接受快递柜服务,还要多花钱才能取件。

 

  对此,一位快递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并未征得用户本人同意,产生超时费,这种情况下用户可以联系快递员,要求重新投递。

 

  此外,不少网友都对“超8小时,一天一元”以及“超16小时,一天一元”的规定进行了吐槽,认为保管时长太短而且不同快递柜不统一,对用户来说不方便而且有乱收费之嫌。

 

某快递柜提示:包裹超过10个小时,取件需支付1元。 程春雨 摄

 

  不过邮政局新规第二十五条规定,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也就是说,10月1日后,保存8小时就收取超时费的情况或将改善。

 

  事实上,快递柜不但收费,而且是双向收费。有快递员向记者表示,“我们在快递柜中存放快件也是需要付钱的。”快递柜按大小收费,一般在3到6角钱之间。如果客户不能在规定时间内从智能快递柜里取出快件,需要快递员重新取出再投放,还会再次收费。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件快递的派件费平均为一元,如果都送货上门,一天也就能派100件左右,但如果在快递柜中存包裹,虽然每件需要支付三五角钱,但这样一来数量可以达到300件。

 

  关于快递柜收费的问题,快递专家赵小敏表示,快递柜的设置给快递企业带来了便利,因此可以采取共建模式分担一部分成本。

 

  快递“最后一公里”该怎么走?

 

  2010年,中国邮政设立了国内第一个快递包裹智能投递终端,开启了行业先河。此后几年,投身智能快递柜行业的公司越来越多,速递易、中集e栈、云柜、格格货栈等公司先后成立。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智能快递柜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2015年全国智能快递柜市场规模为69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快递柜市场规模将达近300亿元。

 

  尽管智能快递柜遍地开花,但行业内目前处于普遍亏损状况,即使是头部企业的丰巢也并不乐观。截至2018年5月31日,丰巢科技营业收入为2.88亿元,净利润为-2.49亿元。

 

  目前快递柜的收入主要有三种:向快递员收取使用费;向收件人收取超时滞纳金;利用电子屏幕打广告。记者在多个小区也看到,屏幕上滚动播放的是广告主的宣传片,在用微信取件扫码后,用户页面还会跳转到电商APP。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行业普遍亏损,再加上新规可能导致的入柜率下降,在内忧外患情况下,快递柜企业或将出现一波优胜劣汰。

 

快递柜用户在进行取件。张旭 摄

 

  “快递柜容量还有10倍左右的增长空间,但目前规模还不够大,成本又需要人来买单,可以借鉴快消品销售网络的铺设,由快递企业和快递柜运营方进行利益分配,共同承担。否则单方面收费,受损的还是消费者。”赵小敏认为。

 

  “我还是看好快递企业和快递柜公司的共建模式,把容量做大,这样快递公司的服务和快递柜的收入都有保障,获得更多用户反馈后也有利于改进服务,让消费者获益。”赵小敏表示。

 

  对于快递的“不告而投”,你怎么看?  (作者 张旭)

[责任编辑:孙多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