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分享我们:

主管单位:凤凰通讯社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凤凰通讯社                     

垃圾分类还没搞懂?这位90后“收废品西施”来教你

2019-07-04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梅雨时节的江南细雨纷纷,在江苏苏州相城区的一间垃圾厂房里,冯月月正坐着休息,周围,无数的废弃塑料制品环绕着她。就是这个天天和废品打交道打了近十年的女孩,近来收到关注无数。有人说她像黄圣依,也有人说她像刘亦菲,并给她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号——“收废品西施”。

 

  冯月月长得有多美?先上一组工作照↓↓↓

 

  

 

  

 

 

  

 

 

  长着明星脸,却干着收垃圾的活。这个反差让“想靠直播引来点生意”的冯月月遭遇质疑无数。

 

  “去年看见家人和周围的朋友都在玩直播,一时好奇也开了一个账号,不太忙时发一些工作的视频或者讲解一下垃圾如何分类。纯粹是拍着玩,顺便想看看能不能有些宣传效果,吸引些生意来。”

 

  让冯月月始料未及的是,各种质疑声和冷言冷语随之而来。

 

  

 

  

 

 

  

  面对观众的冷嘲热讽,冯月月说:“挺难过的”。

 

  “我从15岁就开始回收废品,怎么就成了作秀。拍视频只是想让大家更了解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红才做的”。

 

  15岁当起“废品妹”,10年,从自卑走到“废品西施”

 

  冯月月一家来自安徽六安,在冯月月的记忆中,小时候,父母在外从事收废品的工作,她留在老家当留守儿童。

 

  转了学校,到了不熟悉的环境和外婆一起住。这一切令冯月月异常煎熬。15岁那年,正在读初二的冯月月不愿继续留守。拗不过孩子的苦苦哀求,最终父母带着她来到了苏州。

 

  开始她有想过继续学业。但因为外来子女入学困难,以及受家庭条件所限。最终,冯月月还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工作,也开始了她“捡垃圾”的生活。

 

  正是爱美的年龄,看着其他女孩穿得漂漂亮亮的,自己却脏兮兮地在大街上翻捡废品,辛苦还受人白眼,这令冯月月心里很不是滋味。

 

  

 

 

  

 

 

  稍大一点后,不愿忍受别人冷眼的冯月月选择了去工厂里打工,因为年龄小、学历低,从早上6点加班到晚上9点,最多时月工资只有1700元。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冯月月还是决定回到父母身边,继续从事废品回收的工作,至今她已经和废品打了近十年的交道。

 

  

 

 

  今年26岁的冯月月已为人母。每天早上6点,冯月月就会起床,洗漱整理后送4岁孩子去幼儿园。

 

  7点左右,一家人来到租用的厂房,开始了废品分拣和回收的工作,一直忙到晚上7点半。

 

  “虽然苦点脏点累点,但一年下来全家能赚几十万,而且家人不用分离,比外出打工强多了。”冯月月说。

 

  “废品西施”走红,成为垃圾分类志愿讲解员

 

  工作时,冯月月一身朴素的背心装扮,手上戴着的手套已经泛黑。工作不那么忙时,她会用支架架起手机拍几段直播视频。她的一段视频有时能有几十万的点赞。

 

  

 

 

  “饮料瓶是PET涤纶料、洗洁精瓶是HDPE低压的聚乙烯,自来水管则是PPR料……”各种废品的辨别与分类对她而言早已驾轻就熟。不太确定时,她会拿打火机把材料点燃一些,用手扇一些气味稍微嗅嗅就能判断出来。

 

  她笑称,自己不熟练时,曾经为了分辨材料懵懵懂懂地把材料点燃后深吸了一口气。“当时特别难过,眼泪都流出来了。后来我学会了闻气味不能直接闻,而且靠一点点气味就能判断材质了。”到现在,她只凭外观和敲击的声音就能把废品的材质判断的八九不离十。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藏。这句话我非常清楚。”冯月月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让更多的人了解垃圾,了解垃圾分类。

 

  因为天天看着妈妈和废品打交道。冯月月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有了废品分类与回收利用的意识。

 

  冯月月说,她带着孩子出去玩时,小家伙看到垃圾桶上的标识就会问她各自代表着什么意思。然后按照标识,老老实实地把垃圾分类丢弃。

 

  

 

 

  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冯月月开始心生退意。

 

  冯月月说:“我爸我妈看我一个女孩子做这一行,又苦又累挺心痛的,每次提起来,父亲都会偷偷流眼泪。如今,我当了妈妈,我也希望能换个环境,不愿自己的孩子再接触这一行了。”

 

  但随着全社会对垃圾分类和垃圾回收越来越重视,冯月月表示,即使自己未来还会继续宣传相关的知识,让大众更加尊重垃圾清理人员,也更加了解垃圾分类和垃圾回收,让垃圾得到有效利用、整个社会越来越干净整洁。

 

  曾经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卑的冯月月,已经可以自信地喊出:“有手有脚不靠脸,我靠收废品吃饭。”

 

  

 

  

 

  作者:唐娟、钟升

[责任编辑: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