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分享我们:

主管单位:凤凰通讯社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凤凰通讯社                     

智能化战争的制胜精髓

2019-06-05

来源: 解放军报 

  当前,世界军事强国都在争相设计智能化战争,研究智能化作战理论,打造智能化军队,抢占军事智能技术制高点。打赢智能化战争,是研究智能化战争的根本目的,也是推进军事智能化建设的逻辑起点,只有把准智能化战争的制胜精髓,搞清战争以何胜、如何胜,才能更加科学地设计智能化战争,进而牵引军事智能化建设全面发展。

 

  以算制胜,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核心。智能化战争的“算”,主要指算法。所谓算法,就是装备运行的指令。它既是数据处理的基础,也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得以实现的前提。算法越先进,体现出来的智能化水平就越高,在夺取“制智权”上将更具优势。为此,世界军事强国都在谋篇布局争夺算法制高点,谋求通过全新的算法和代码来改变未来作战样式。但必须注意到,算法并不是以算制胜的全部,还有两大支柱要素不可或缺——数据和算力。数据是人工智能的根基,是生“智”的基础,如果数据拥有样本不大、颗粒度不高、质量不佳,就很难产生“高智”优势;算力是驱动大数据运算的高能超算装备,是产“智”的平台。未来战场数据海量产生,没有强劲的算力做支撑,再完备的数据,再高级的算法也无法有效实施智能作战。所以,智能化战争比拼的核心是“算”,数据越完整、算力越强大、算法越先进,赢得胜利的可能性就越大。

 

  以联制胜,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基础。“联”究其本质,是按系统理论,变单平台为大体系,通过功能耦合和结构涌现,达到“聚能”和“增能”的目的。但智能化时代的“联”与信息化时代的“联”有着本质不同。信息化时代是联信息,实现信息共享,而智能化时代则是联智慧,实现智慧共享。军事物联网把单个智能作战平台联结成智能作战群,生成智慧作战体系,相比于信息化时代作战系统的被动融合,智慧作战系统自主组合融合度更高,功能耦合度更好。同时,依照“梅特卡夫效应”,当智能节点达到一定规模后,结构涌现力更强,整体智能作战效能将成指数倍增。加之智能化网络本身具有极强的稳定性,智能集群体系无论是在时间利用、反应速度、结构组合、功能实现还是战场生存能力上都碾压信息化时代作战体系。因此,在智能化战争中,联是基础,只有联得更多、联得更紧、联得更好,作战才更具优势。

 

  以快制胜,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关键。在信息化时代就有人提出“过去的战争哲学是大吃小,现在的战争哲学是快吃慢”,而智能化战争中的时间异值现象更加显著,智能化战争的快与信息化战争的快已不在一个数量级,反应慢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信息化战争通过加快信息的传输速度,实现信息优势达成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而智能化战争的快,是信息传输速度、决策速度和行动速度同步加快,OODA循环全程加速,从而极大地提高了智能化作战体系的时间利用效率和战场反应速度,信息化时代的“秒杀”很可能到智能化时代就是“毫秒杀”“微秒杀”“纳秒杀”。所以,争夺时间优势,提高反应速度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关键。

 

  以智制胜,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根本。如果说智能化战争颠覆性变化和巨大作战效能是由人工智能技术所带来的,那么军队的智能化水平高低根本上取决于人的“智造”水平和“智用”能力。正如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所言,“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人的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人工智能技术虽然在速度、精度、抗疲劳等方面远超人类,但人类的创造性、灵活性、主动性是人工智能难以企及的。因此,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巨大作战效能可以通过人类智慧的创造性发挥予以“抵消”。比如,可以通过隐藏数据、伪造数据、增大无用数据来降低数据质量;可以通过对敌高能运算平台的软硬攻击,延缓其运算效率;可以针对敌算法边界,超界限用兵来降低敌方算法的作战效果,等等,这些都是人类制衡人工智能的有效途径。所以,在智能化战争中,正确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仍是制胜的根本,在战争制胜问题上人仍然是决定因素。无论时代条件如何发展,战争形态如何演变,这一条永远不会变。(柴山)

[责任编辑:张燕云]